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 >>新闻动态 >>新闻动态 >> 正文

新闻动态

新闻动态

《解放军报》长征副刊刊发我中心文章

发布时间:2019-05-16 浏览次数:
字号:
+-14

 

军报拼图.jpg

5月15日,我中心政治工作部弓艳副主任撰写的文章《守护生命的芳华》在《解放军报》长征副刊,同时也在总医院公众号“微悦读”栏目中刊发。全文内容如下:

 

 

 

守护生命的芳华

解放军报 ■弓 艳

结核病,大家一提起来,唯恐避之不及。而在结核科病房,因为进进出出的医生护士,还有患者和探视人员,都戴着严严实实的口罩,这种恐惧的心理难免会增加几分。有位护士长,她从军校毕业,便一脚踏进了结核病房。连她自己都没想到,会在这里一干就是25年。

25年岁月流逝,对盛莉而言,其中有多少苦辣酸甜和纠结挣扎,她早已记不清了。随时间沉淀下来的,是那份对结核病防治事业的忠贞与热爱,这也成了她为之奋斗的最重要的理由。

    解放军总医院第八医学中心全军结核病研究所,是全国集中收治疑难复杂结核病患者最多的地方之一。传染的高风险、工作的高强度,让结研所吸纳医疗护理人才成了一个长期性的难题。而盛莉用一颗初心和几十年如一日的行动,对这个难题做出了最好的解答。

    1992年,从原总后医专毕业的盛莉分配到了百望山下的一所军队医院。当时,因为结核科护理人才严重短缺,组织上派人找盛莉谈话。年轻的姑娘带着还未褪去的稚气,简短的谈话顺利得出奇。她竟然没有半点犹豫就答应了,倒让前来谈话的人着实有些意外。反应最强烈的莫过于盛莉的家人:“别人躲都躲不及,你怎么还往上冲呢,你是不是傻呀?赶紧去找组织上说清楚,咱们不去!”此时的盛莉,刚毕业时的一头短发还没有蓄长,那股子年轻人的叛逆加上不服输的劲头,简直就是一个假小子。“不行,我怎么能见困难就跑呢?不就是传染病吗,实习的时候又不是没见过,我不怕!”就是这样一个大胆果断的决定,改变了盛莉的一生。

    后来到了病房她才知道,结核科的苦与累,一天两天可以,长期坚持下来,远超自己的想象。因为疾病的传染性,医护人员一年四季都得捂着长袖衣服和厚厚的棉纱口罩,尤其到了夏天,简直闷热难挨。当然,这些还不是让她最难过的。一到和亲戚朋友团聚,家人绝不允许她说自己在结核科当护士。初到病房的不适应、父母的不理解,让盛莉内心苦闷极了,她会有意识地下班后在病房多待一会儿。那段时间,正是护理界倡导为病人提供身心整体护理的初期,为了给科室提供第一手资料,她主动和病人增加交流的机会。慢慢地,这个小姑娘成了大妈大叔最好的倾听者。有时候,她又是年轻士兵的小姐姐,需要给他们不停地打气鼓劲儿。白天忙忙叨叨,一到夜班,病人都睡了,盛莉就会安静下来,此时自己心里的声音她听得最真切、最真实。“我为什么选择了护理?作为一名军人护士,我的根要扎在哪里?”

    她清楚记得,上个世纪90年代初的结核科设施十分简陋,工作人员常常抬着几百斤重的氧气瓶上下楼。还有些过世的病人,没有电梯协助,也是被医生护士背着抬着送到太平间的。这些前辈和同事们在这样的环境里工作,视为平常,从无抱怨,盛莉的内心也在习以为常中发生着变化。那个曾经怀疑自己的念头,就是在夜晚无数次内心的拷问中,渐渐没了踪影。不到一年的调整,她很快元气满满地恢复到刚毕业时的踌躇满志,下决心开始了针对结核病防治的学习和实践。

    2003年的那个春天,盛莉永生难忘。

    “非典”悄无声息地登陆北京,之后是疫情的急速蔓延。她所在的科室第一时间接受了上级赋予的“抗非”重任,结核科瞬间成为主战场。作为党员和护士长,盛莉来不及多想,立刻把不满四岁的女儿送到了父母家,头也不回地进了“非典”病区。长达三个月的时间,她护理救治了240名患者。那些与死神抢夺生命的日日夜夜里,盛莉也会短暂地想起女儿,但她不敢让自己就这么想下去,否则本来就睡眠不足,第二天还怎么工作?没想到的是,等任务完成盛莉回到家中才发现,女儿的前胸和后背有许多水泡,还有一些没愈合的伤口。原来孩子在她刚进一线没多久就被开水烫伤了,父母怕影响她工作愣是瞒着没说。如今,十几年过去了,每到夏天看到女儿身上醒目的伤疤,盛莉都会心疼不已,没有照顾好孩子的遗憾深深留在了她心里。

    盛莉所在的结核科经常收治因生活困难而延误诊治的危重病人。2016年,一个患结核性脑膜炎的农民工被收到了病房,入院时已经处于昏迷状态。他的妻子因为家里困难又怕被传染,搁下病人就走了。没想到的是,这时候病人突然出现了脑疝。这个情况非常紧急,稍有怠慢就没命了。盛莉立即与护士合力摁住病人,迅速建立静脉通道,快速按医嘱静脉给药,那名病人很快脱离了危险。站在一旁的年轻护士一看家属都不在,一个劲儿地发牢骚。筋疲力尽的盛莉摆摆手,示意她安静下来:“这家人一看就是想放弃了,但咱们不能啊。记住,穿着这身白大褂,贴身的是军装,病人不管是谁,生死之间一心施救是咱们的职责。”

    就在不久前,结核科收治了一名刚下连的新兵。这个战士被送来时面容憔悴,神情惊慌。陪同他的战友也有些紧张,一直追问:“我们会不会已经被传染了?”盛莉一听赶忙过来给陪同他的连队战友讲解结核病防治知识,并联系结核防治队到他们连队进行筛查和消毒。一番交谈下来,他们的顾虑打消了。到了春节,考虑到新兵会想家,盛莉还让护士在他的病房里挂上喜庆的红灯笼,和他一起庆祝。当患病战士的父母来病房看望时,盛莉还提前帮着定了宾馆的房间。两个月后,这名战士痊愈了。当盛莉拉着他的手,交待出院后的注意事项时,这个大男孩哽咽了:“这辈子我就三个家了,一个是老家,一个是我的部队,还有一个就是咱们结核科!”离开病房时,那名战士一个庄重的军礼,瞬间让盛莉流下了眼泪。

     这么多年了,像这样的患者有多少,她已经不记得了。多少双眼睛,从入院时绝望无助,到希望像小火苗一样被医生护士们点燃,让他们重拾信心和尊严,有了活下去的勇气时,盛莉都会握紧拳头对自己也对病人说:坚持,只要坚持就会不一样!

    是的,坚持就会不一样。现在的结研所,条件得到了改善,人员也增加了不少。面对更年轻的80后、90后护士们,如何让她们选择这里并留下来,稳定好这支结核病护理队伍,成了盛莉需要思考的问题。为了疏通护士们的心理障碍,她每天不管多忙,都要和她们谈谈心聊聊天,问一问都在干什么、想什么;防护措施最重要,她从未停止过完善与修订;每名护士的职业生涯设计,她都要亲自参与,时时过问;只要有外出学习交流的机会,盛莉会主动替她们值班,让她们走出去看看结核病护理专业的发展;为了培养护士听说读写的能力,读书报告会、讲课比赛和辩论会从未中断……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。在盛莉的带领下,年轻的护士们的理解力和思维层次也得到了极大的提高。盛莉团队的学历层次和护理科研数质量在整个中心都名列前茅。

    2018年,盛莉被国际护士会授予“领导者之光”荣誉称号,这是结核护理界的最高荣誉。那一刻,她举着奖杯,眼含热泪说:“真的没想到会获奖,没想到提灯女神的光芒会照在我身上。现在,我更加理解南丁格尔誓言的内涵,我热爱我的工作,只要患者需要,我会永远做一名合格的、坚定的、行走在路上不知疲惫的生命守护者!”


相关科室| 相关医生| 相关文章| 相关咨询| 相关视频| 相关疾病